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明校书法艺术

墨缘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法美术大展及人物年鉴(2009)卷。

 
 
 

日志

 
 
关于我

张明校,号墨缘。河北承德人。高级法官,法治中国报社法律顾问,法治中国书画院研究员,正阿书画院学术委员会会员。本人自幼酷爱书法艺术,辛勤耕耘10年,未敢懈怠。心酸自知。有幸今年拙作被入选中国书画美术人物年鉴。我的书法作品最近在“情系西部”全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展中荣获入展奖。本人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各类刊物登报,并受国内及日本,韩国书法爱好者认可和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胡秋萍  

2017-02-20 10:16:59|  分类: 书法碑帖拓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桃源居主《胡秋萍》

 


DSC_8683.jpg


 胡秋萍简介
 
   
胡秋萍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河南省诗词学会副会长,河南省书画院书法创作研究部主任。
  书法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书法篆刻展览,中国美术馆首届当代名家书法提名展。获全国中青年第三届书法篆刻展优秀奖、河南省文艺成果奖、全省宣传文化系统第二批“四个一批”人才奖、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予第二届“德艺双馨”会员称号。曾在香港举办书法联展,在郑州、镇江、长沙、马来西亚举办个人书法艺术展览暨《胡秋萍书法艺术》首发式。
  出版有《胡秋萍书法作品集》、《胡秋萍书法艺术》、《秋歌——浸月斋诗稿》、《当代中青年书法家行草长卷·胡秋萍行草卷》、《秋萍墨韵》、《秋萍诗韵》、《中国书法大典——当代书法名家系列作品集胡秋萍卷》、《胡秋萍书法小品集》、《胡秋萍书法精品》、〈中国美术馆当代名家提名展书法卷胡秋萍〉等。

胡秋萍主席的出版物:


胡秋萍出版物.jpg

2007·雪中日课  胡秋萍

 清晨起来,窗外灰蒙蒙一片,阳台窗户的玻璃上,蒙着一层薄薄晶莹的随意凝结的窗花。窗花的纹理造型和大小没有一个是重复的,各个造型独特真是上天日的馈赠。
    打开窗户,一股寒冷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哦,今年终于下雪啦!来年怎样?雪对于人类是越来越珍贵了,因为有无下雪成了环境气候是否恶化的标志,所以,我期待它。喜爱雪不仅是因为它象征着圣洁,还因为它能够净化这个世界的空气乃至人的心灵。在这清新澄明的天地间一任思绪展翅,其实,心灵能够自由畅达地飞翔是一件很快乐很幸福的事。
    漱洗后,恭敬地燃上一炷绿檀香,打开CD,齐豫的唱经令我百听不厌。它不仅内容经典哲性温馨,更有抒情、优雅、清澈、空明的旋律,给人一种原自本我的淡定和自信。其实艺术的提升与生命自我的完善是一样的,它需要向内求而不是向外求。
    人到中年以后,慢慢地就知道了生命是有尽头的,所以想做的事情要尽快去做;也知道了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当然你会想很多很多,但要善于从中找出最适合自己去做和能够做的事情,以此去探求事物的真善美,寻求格物致知的大快乐。我想做的就是书法,在书法的研习中寻求历史封尘中尽可能的真实,在学习训练书法的法度规则中享受汉字至美的欢欣,在书写中体会天人合一的大快乐。
    在30多年对书法的学习探索中,也许是个性的使然,我有意无意地选择了五体书中的草书。草书堪称是“宣纸上的舞蹈”艺术,更准确地应该说是狂草。狂草是书法五体书中最为奔放跃动的字体,它最能体现大千世界各种事物的多样形态及动态的美,最能表达创作主体丰富而无以言说的情感。古有“圣人立象以尽意”的说法,就是把不可言说的深层东西,以象来表达。狂草强烈的诗意抒情性使它具有音乐的旋律美和舞蹈的动态美。孙过庭说:“草书点画为性情,使转为形质。”“性情”是无“法”的,是感性的;“形质”是有“法”的,理性的。二者是对立统一的矛盾体。当然,无“法”必须建立在有“法”的基础之上。仅仅有“法”写出来的字是匠人的字,纯粹无“法”地乱画也不是书法。因此,草书的书写是以严格的法度训练为基础的,然而,在实际的艺术创作中是很少能用规定性的框框来限制的,也很少能够对其所表现的线形和章法提前预知,能够安排的是汉字的基本字法和笔法,可以预知的是书写内容,无法设置安排和预知的则是它的线形在那一特定的瞬间舞动的生命形态所显现的墨韵效果,而这些在宣纸上生发出的水韵墨痕乃是个体的生命状态和精神追求在那一瞬间真实偶然永恒的记录,也是书法家在那一特定创作时期对传统的理解、对艺术审美理想的追求和自我人格修养的全面展示和无言写照。各种思想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我们也无法割裂时代对艺术家物质的生命状态与精神铸造的影响。
    书法家在宣纸上创作时,凭借的是平时对书法理性的严格训练,而在宣纸上挥洒的一瞬间,只能是潜意识地控制毛笔运行速度和距离。手握毛笔,根据笔锋触纸的感觉不同来调整笔锋的距离,任心灵驰骋,任笔锋跃动,在笔锋尽情的飞舞中呈现毛笔滑行的速度,镌刻在宣纸上的是点画墨色的浓、淡、枯、润。不同的笔锋距离则表现着规定动作提按、顿挫、使转的轻、重、缓、急、开、合、向、背,这些规定动作表现的细微差异,形成了汉字不同的造型态势,不同的造型态势表现着书法家不同的智性、功力、性情和艺术修养及审美追求。
    君不见在历届国展中,行草书的投稿和入选量都远远超过其他书体。草书在当代的彰显无疑是历史的必然。草书起始于汉代,成熟于魏晋,兴盛于唐代。虽然书法于今天不再是科考的必备条件,但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在经济发展、民族复兴、时代精神昂扬超拔的当代,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门最能高标中国人文精神的艺术,而且在爱好书法和从事书法专业研究的人中,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草书并对其进行深入的艺术探索和实践。也许它更利于人们思想解放、精神自由的诗意绽放;也许在当下物华天宝的盛世,草书更有利于人们展现生命的自由畅达和性情的尽情挥洒;也许是开放时代多元的艺术审美拣选了草书。汉字抽象的造型性和象征性任你无意识的深情墨舞,线形的延展在瞬间由性情支配,偶然地或长或短、或浓或淡、或正或斜、或疏或密、或大或小……
    水与墨、纸与笔、心与手相谐相融能生成多少象征生命意义的色素造型,谁也说不清。因为你心里有多少,眼睛里就有多少,眼睛里有多少,笔下才有可能变现出多少,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你生命中最本质的蕴含和力量。
    艺术的本质是非功利的,是艺术家对世俗人生欲望的超越,是对理想世界美好的向往,是对不可知未来的好奇和探寻,是智性对个体生命体悟的终极思考与艺术追问,是现实理性禁锢下对有限生命之永恒追求。
    不同艺术境界的追求,源于人们内心不同的生存信念和世界观,尽管生命短暂,尽管每个人一生下就注定要走向死亡,尽管美好与激情、梦想都会如蓝天的祥云随风而逝,然而,“飘逝即永恒”,毕竟活在艺术之中的人生充满着魅力和诱惑;艺术犹如生命的种子会开花结果生生不息,像影子盘旋在未来不可知的世界,影响着人们精神的游弋和升华。
    书法家在笔与纸、水与墨不可知的无限里,编织着点画结构交织而成的汉字造型,一如随意凝结着的晶莹窗花,自由地驰骋着精神的无限与生命的超越,天人合一的大快乐大自在便在这里尽情墨舞。

                                 20081月于若水居

作品名称:《心经》创作年代:2006年.jpg





条幅 孙过庭书谱.jpg

DSC00242.jpg
                   胡秋萍诗词
           
               雨中登灵山

         烟雨朦胧固有无,有无嬗变乃心殊
         心随天地轮回转,莫使尘埃掩智珠。

               杂感

         或道诗书真性情,可堪风骨被人轻;

         砚田攘攘耘名利,怕问翰林何处清。


          减字木兰花  雨中碛口凭眺

秋山无语,放任东流天际去。冷雨绵绵,谁与风情话五湖。  长年独立,每恐登临青眼涩。狷介谁怜,残月如勾以梦填。


秋萍诗稿.jpg




康有为诗 21X27CM2005年作.jpg


 

草书:精神的逍遥游

                                      胡秋萍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人生不过百年,若能够使心神与天地共游,岂不是人生莫大幸事?

  清晨起来,浴手焚香,饭后坐在书桌前开始一天的书写之旅。书斋虽小却与万物相通。子曰:“朝闻道,夕可死矣。”


   “道”,让人体会天地之心的阳舒阴惨,洞悉情动形言的风骚之意,继而生发出无限的欢喜。心在书本里汲取营养,在文字里尽情畅游,在笔墨线条的游走中感受一花一世界的宁静和大爱。

  我们生活的当下是全球资讯的时代。有多少选择,就有多少诱惑,有多少诱惑,就有多少考验。

  抱一,方能守恒。

  生活既要面对担当,还要能够在纷扰的现实中,超越那些经常能挡住人心的世俗诱惑,才能乘物游心,格物致知,寻求生命的大美和大快乐,倘如此,则不枉此生。

  书家乘物游心的载体,就是书法。

  书法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高的艺术审美形式之一,也是中国人面对宇宙、生命,穷究天人之际所乐于选择的一种载道形式。草书又是书法艺术中的写意之尤,最能纵灵抒情,千百年来,一直让人心游手追。可以说,草书乃是书法家在无奈的现实世界中,精神逍遥游的凭借。在狂草那根玄之又玄、损之又损的“宇宙之线”中游动着的是艺术家心灵的五线谱。草书中,点画的飞扬、行使、凝结,无不取自书写者内心情感的图像和节奏。在书法艺术这个乐章中,书法的点画就是五线谱中的音符,在黑白阴阳的浓淡、干湿、奇正、大小、肥瘦中,从笔法到结体到章法的无限写意中,记录着书法家由精神到物质的体证。

  书法的用笔和结体又像是儿童手中的魔方,它能幻化出无穷的魔阵,它需要书法家用智慧才能破译,在它无尽的魔阵破译中,又使得书写者乐此不疲,每一次的破译成功,都是一次忘我的生命探险。用笔的一俯一仰,一转一折,一提一按,一顿一挫,需要书法家对于笔锋性能的熟悉和用心感悟,才能做到对其细微处精致表现的控制,以达到尽精微致广大,一阴一阳无不体现天地万物变化之道。

  做一个书法家是幸运的,他可以做自己笔墨的王者;做一个草书家更是快乐的,他可以凭借线条瞬间的飞舞和无尽的组合,从而达到乘物游心,超越现实的物质生命,进行精神的逍遥游。
 
DSC00785.jpg



黄公望诗 50X160CM2007年作威作福.jpg




010唐裴度诗 65X65CM2007年.jpg



秋萍手札:五月太阳.jpg

纯净的栖息地
     胡秋萍
 
彩云之南的大理,是一块人类最诗意的栖息地。单听听想想这名字就美好得令人飘然欲醉欲仙。若置身其中,真有点儿亦梦亦幻的感觉。

小时候常听人讲:“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可而今的苏杭虽依然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但却多了几分人为的做作和现代化的拥挤与嘈杂。虽去过几次,始终也没有在心里留住什么。

此行去大理,已是第二次了。记得2002年第一次去大理,因为身体不适,所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走马观花地匆匆而过,虽觉得它好却没有用心去品味它。此次大理之行,是应大理白族自治州人大副主任陆璐先生的邀请,我与另外两位书友去参加关于保护洱海自然环境的一个书法展览评选。短短两天的轻松之旅,让我对大理难以释怀。然而哪里没有好山好水?哪里没有奇花异草?哪里没有寺院的香火萦绕?哪里没有动人的传说?哪里没有好客的主人?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我难以释怀?

大理的阳光毫无杂质,像用缜密的筛子筛过一样,纯净、通透、温润,放眼望去好像是用了放大镜的感觉,特别清晰逼真,以往在内地雾蒙蒙的感觉终于不见了,让人怀疑这美好的真实。人在污染侵蚀的环境中待久了,突然来到纯净的环境中就有点儿怀疑它的真实。这便是假亦真来真亦假的可怕之处!在大理你不想错过机会,只想张开嘴巴、敞开心胸尽情地呼吸,希望能把以往堆积在身体里的污气统统排走洗净。

夕阳西下,秋风拂面。漫步在湛蓝的洱海岸边的草坪上,看清澈的湖水悠然地随着微风泛着涟漪,仿佛在告诉人们缓慢也是一种大气优雅的美。优雅里含着一种雍容和平静,大气里透着一种博大和悲悯。置身于这样的情景,心中会随着舒缓的涟漪升腾起一股安然的幸福感,你会不由得惊叹世界竟还有如此纯净的地方!尤其是当三聚氰胺、苏丹红、闯入食品侵害我们的生活,使本来就在污染的空气里浸染着的人们又增添了对生活的恐惧。百姓的愤怒、无奈、忧虑可想而知。但是人总要生存下去,面对体制监管系统的故障,弱小的百姓无能为力,只能小心翼翼、好自为之。渴望纯净、和谐、安全的生态环境就成了都市人难圆的梦。

在大理你不知道什么是堵车,幽静的街市总是走着不慌不忙的人们,四季如春使你不知道什么是三九严寒的难耐。阳光下透明如镜的空气使大理的人从不知什么是雾霭朦胧。明净的阳光给予了他们乐观的品格,乐观向上的品格使得他们喜欢载歌载舞,欢乐的歌舞深深地滋养了白族人简单朴素的物质生活和善良的心灵。悠闲的人们在这块充满诗意的地方诗意地生活着。假若外乡人来到大理,你可以游山玩水,也可以什么也不做。在洱海旁边的草地上,在崇圣寺的青石上,在依山而建的大理学院幽静的小道上,在路边优雅的茶馆里,稍稍驻足,面朝洱海,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放眼望去,白色涂料粉刷的墙壁,勾勒出的清晰黑色线条显得那么分明。偶尔,金花银花鲜艳的服饰在远处闪烁,这一切在洱海的对映下,色彩是那样的鲜活分明而又热烈……哦!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高山、草原、海边,或者广袤的戈壁上的少数民族的衣服颜色总是那样鲜艳,因为他们空旷的地域有足够的空间来展示艳丽色彩的张力,空气有足够的纯净来还原色彩本真的明艳,淳朴的白族人内心里也装满了如色彩浓艳的热情和浪漫的诗意。金灿灿的阳光、湿润润的空气、绿油油的草地、蓝蓝的海水、高高的蓝天和会跑的祥云与这如此艳丽的色彩和透过色彩放射出的豪情构成人类诗意的物质与精神的生态环境。

然而,纯净并不意味着大理的单薄。大理曾是“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古都”有被世界公认最早的对外交往的“南方丝绸之路”(蜀身毒古道)和沟通川、滇、藏三省的“茶马古道”。它悠久的历史可推至新石器时代,几千年来,白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大理是云南历史文化最早发祥地之一。唐宋时期,以洱海为中心的南诏国和大理国曾是云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这里还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唐开元二年佛教传入此地,在南诏王的支持下,日渐兴隆,号称“佛国”。大理称“妙香国”。李成眉、寿海、十了等高僧辈出,使佛教成了这一地区百姓的重要精神信仰。后来在王室的推崇下,修建了皇家寺院“崇圣寺”。据说当时的国王继位后,过一把皇上瘾,几年后无一不相继出家在“崇圣寺”。这让我很惊讶!为什么这里的国王能够主动放弃江山和美色隐居于寂静的寺院?当然中原的皇上顺治也有出家,可那是被政治斗争逼迫的无奈与这自觉出家有本质的区别。也许是豪华落尽见真淳?也许是人对利益和世态的取舍不同,也许是追求内心的纯净才是他们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事情,也许“崇圣寺”是这些天子心灵的栖息地。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只见过世界上为了王位的争夺,父子、兄弟、朋友相互残杀的劣迹,哪有恭手皇权利益而甘愿过平常淡然寂静的生活呢?他们出家后的生活状态究竟怎样?是什么能够让他们超然于物质和现实之上,对生命做出这样的选择呢?人活着必须赖于物质的基础,但人活着毕竟还有思想、情感的需求。从屈原的天问到高更的“人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呐喊,到翻遍所有的哲学与宗教经典都在企图解释人类宇宙的真象,但都无一不是在向着真理苦苦求索。可是,真理只有一个,真正的“神”也只有一个,但是通往寻求真理的道路却是多元的,人们心中擎着的“神”也是不一样的,人们仰视“神”的角度也是不同的。解决肉身的物质需求是简单的,而心灵的欲望是无穷的,无穷的欲望强加在肉身上,就变成肉身无止境的物质需求,以致造成无度的罪恶,要想消灭罪恶,必须消解欲望,若要消解欲望,就得让我们这颗不安分的心洞达世象归于平实和纯净。也许就是那些贵为天子的修行者遁入“崇圣寺”的动机吧!

向往美好,寻找纯净的栖息地,是人类亘古以来的追求。从黄河文明到巴比伦、亚西亚文明,哪一种文明的起源离开过河流,人们循河而居,河水滋养了干涸的生命,河水也洗刷了生命酿造的污浊,世世代代,绵延不断……万物有始就有终,几千年来,物质文明对于生态文明的侵犯,使得黄河的河床在变窄,尼罗河的水质也在变异,冰山的蒸发与消融使河水不再那么充沛清冽。水资源的缺失和污染已经向人类发出了红色信号,空气的不断被严重污染也在向人们敲响警钟,这不仅是环保工作者的事情,也是全人类的事情,更是需要全人类共同关注维护的事情。我们赖以生存的任何资源都是极为有限的,水、空气、阳光,虽然它们的体积大得无法丈量,但却是有限的,需要人类来把它们捧在手心里认真地呵护,因为它们也很脆弱,会被污染、损坏,会不知不觉地消失……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每个有良知者心里沉重的忧患。我们曾在被污染的环境中生活,应该更稀罕珍重这份纯净、诗意的栖息地。然而环境的栖息地已引起人类的重视还能够有迹可寻可护,那么,心灵的栖息地又在何方?

漫步在大理古城,秋雨丝丝飘落,夹杂着远古的悠意。不知疲倦的游人继续在古旧房屋之间的青石路上游走着闲逛着,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目光,在悠然地穿梭着、寻找着……

                           20081116

在洱海边:

DSC00738.jpg



李白诗(六条屏)1.jpg


为中外著名书法家河南采风而作
        
胡秋萍
 九曲黄河携白云,寻根游子泪沾巾。
 抚碑良久追遥梦,论道超然去俗尘。
 萧瑟草堂诗不老,苍凉甲骨韵长新。

  又逢春色群贤至,翰墨飘香泣鬼神


李白诗 2.jpg

随河南省文化代表团赴新疆考察有感
  观察哈尔齐雅丹地貌
     胡秋萍
突兀嶙峋历几时,千年幻化为心痴,
奈何寸草不生地,尚有青云一已知。


李白诗 4.jpg

西域古道
  胡秋萍
西域茫茫古道长,黄沙漫漫掩沧桑,
谁知脚下不平路,多少英魂思故乡。


李白诗 5.jpg

 

 

DSC00120.jpg



DSC00359.jpg

日  子

胡秋萍

 

我喜欢把节假日当作平常日子来过,我更愿意把平常日子当作节假日来度过。对于每一个有限的个体生命来说,每天都是我们的节假日,每天我们都应该快乐地仔仔细细地来品味它,因为每个过去的日子对我们来说都是逝不再来的唯一。

日子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你是帝王或高官,每天的24小时就会变成48小时,不会因你是平民每天24小时会无理由地缩短,不会因为你正在幸福中陶醉,日子会稍稍绵延,更不会因为你正在病痛中受苦,光阴会自动抹去。上天还没有染上势利的眼病,无论你是否富、贵、贫、贱,它都依然如故平等对待。人孤独地来到这个人世间,最终也将孤独地离去。形式与内容的孤独是人存在着的本来特征。欢聚是短暂的,孤独是本质的;人不仅离不开欢聚,也会需要孤独。人与人应该有融合,更应该学会保持相对独立,只有能够独立才会有能力去帮助关心他人。智慧的人永远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会在孤独而有限的日子里,享受着生命孤独而平静的时光,快乐、淡定、坚强地去实现着埋在内心深处却又随日子和生命逐渐蒸发而不再有机会重新实现的梦想。

面对生命中平凡而未知的日子,有的人把日子串起来慢慢地来盘点自己的占有,回眸曾经的故事与风华;有的人喜欢把生命赤裸裸地塞进日子里,占有着日子的每个角落,尽情地提前消耗着日子里所有的美酒、佳肴、财富和艳遇而不顾未来日子里所承受的代价;更有人酷爱权力的占有与玩弄,享受着别人在他权术运筹中或喜或怒或哀或泣的痛苦表情;还有人喜欢挥霍日子,做着亡命之徒才干的烧杀掠抢,以至抢占和破坏着别人的日子。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着多少种不同的方式在消费着日子,当然,每个人都有各自生命不同遭遇而形成的理由。

面对日子、面对生活无论你怎样拣选,都会有快乐的难忘的和不尽如意的,即便你是帝王也自会有帝王的烦恼与不安,哪怕你是平民也依然会有平民的快乐和悠然,上帝是公平的。谁见过十全十美和万事如意的人,即便有十全十美和万事如意的事,人本性的贪、嗔、痴也会滋生出难以想象的烦恼和灾难。所以,不断的修炼自己学会自性自度的本领也是必要的。

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难道愿意“夕可死”的人不想拥有更多的日子吗?难道他不知道在更多的日子里有诱人的“食与色”吗?难道他不喜欢在许许多多的日子里去看世界的奇妙吗?难道他不知道人死不可复生逝不再来吗?世界上有许多事都可以失败了从头再来,唯有生命死后不可以复生,死亡对于每个人来说,他的日子也就永远地终结了。但是日子还会继续,那是别人的。

古人宁可死而不求生是因为其对真理的追求和迷恋超越了对日子占有的渴望。“君子不可须臾离道。”君子为了道,宁肯让生命浓缩在短暂而有限的日子里,以求生命的大自在、大智慧、大快乐和大光芒!生命不以你拥有日子的多少而光芒而鲜亮,也不以你拥有日子的长短才永恒回荡,日子不会因为你失去了什么、享受了什么、占有了什么而留下痕迹,只会因为你做了什么、影响了什么、改变了什么、贡献了什么才会记得你。

日子的分量和意义不能用数字计算。谁也无法称准它的分量,谁也无法计算它意义的数字,因为使用者的角度和眼光不同,其砝码和计算方法亦不相同。有的人的日子显得很多,但都是泡沫和幻影,有的人的日子虽然很少,却是沉甸甸,很结实。如果每一个日子都有它应有的分量,这样的日子就会很饱满很健康。

日子长着自己的腿,按照它公平的速度悄悄地行走着。我们尽可能地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消费着属于自己的日子,尽可能地让日子坚实、绵长、光焰……

我喜欢把日子浸泡在墨汁和故纸堆里、消耗在汉字点画的各种不同的书写方式与组合布局中,其变幻莫测中蕴藏着无尽的神秘,它们之间的矛盾对抗和巧妙天成让我乐此不疲。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