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明校书法艺术

墨缘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法美术大展及人物年鉴(2009)卷。

 
 
 

日志

 
 
关于我

张明校,号墨缘。河北承德人。高级法官,法治中国报社法律顾问,法治中国书画院研究员,正阿书画院学术委员会会员。本人自幼酷爱书法艺术,辛勤耕耘10年,未敢懈怠。心酸自知。有幸今年拙作被入选中国书画美术人物年鉴。我的书法作品最近在“情系西部”全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展中荣获入展奖。本人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内各类刊物登报,并受国内及日本,韩国书法爱好者认可和喜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随心所欲题斋号  

2018-03-05 17:29:15|  分类: 书法知识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随心所欲题斋号》
随心所欲题斋号

随心所欲题斋号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 不悔不愁的書法博客
 

斋号,是中国传统文人非常喜欢使用的。斋名可以寄托情思、表达作者的艺术观点和态度。选择一个斋名,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需要很多年才能偶然得到一个特别好、也让自己满意的。我的斋号非常多,一般都比较含蓄,有些幽默。下面就给大家讲讲我一些斋号的由来。
  
先说说“忘我庐”。这是我早期的斋名,钱君匋、钱瘦铁两位恩师都为我刻过此斋名的印,他们以此来勉励我以忘我的精神献身艺术。我早期还用过“越斋”的斋名,女儿也取名为吴越,都是取意于毛主席诗词“从头越”,希望自己不断进取,超越自我。
  
取“壬壶”为斋号,是因为我生于1942年,为农历壬午年,而我非常喜欢宜兴紫砂壶,因此各取一字,以“壬壶”为斋号。再说说我的“司马由缰”,“司马”是我很喜爱的复姓,我属马,个性上也不喜欢受约束,我想,如果我是一个司马者,一定是纵马由缰、驰骋广野。
  
我生于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可以说是黄道吉日。在刻此印时的1589年前的这一天,王羲之与好友在山阴,也就是今天的绍兴兰亭修禊,惠风和畅,曲水流觞。我觉得这或许就是一种夙缘,因此取斋名为“溪饮庐”。我很欣赏《淮南子·说林》中的一句话:“逐鹿者不顾兔”。我也曾提出过“主攻方向论”,也就是讲我当下主要要做什么。一艺之长是需要付出毕生心血的,妥善安排好时间是做好事情的诀窍。时间安排得巧妙,便可以事半功倍;若安排不当,则事倍功半。如果做事情不分主次,没有重点,学一样丢一样,那么是没有成功之日的。由此,我也用过“逐鹿山房”的斋名以及“逐鹿子”的雅号。
  
年轻的时候,我的爱好特别多,体育、文学、书画、篆刻、音乐、舞蹈无不痴迷,都是见缝插针,全心投入。中年以后,艺术研究愈发重心悟,书画印创作全凭一时激情,兴趣来的时候,晚上经常是不睡觉通宵创作,而兴趣没了也常几个月不写一字不刻一印。有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取后四字为斋名,即“两天晒网斋”,也是对自己的调侃。
  
“三难堂”是我如今已不太用的斋名,很多人初看到会感觉不吉利,其实我用此斋名背后的思考是,佛教中行菩萨道,要做到:难行能行,难舍能舍,难忍能忍。这样做,才能福慧双增,功德无量。其实难舍能舍对一个人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曾经有上级组织希望我去做艺术方面的官员,我就讲:“我不是当官的料,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艺术最好啦。”我的好朋友柯文辉对我的“三难堂”有着他自己的注解,即“做人难、难做人、人难做”。结合自己的爱好,则为画画难、写字难、刻印难。
  
我取斋号为“白驴禅屋”,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诗书画印,尤其喜欢齐白石、八大山人(号驴屋)、潘天寿以及李苦禅大师的大写意风格,因此取其中三位大师名号中的一个字而将称斋号为“白驴禅屋”,以纪念他们。再一个是“千万莲花院”。“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莲花也是佛的象征。人有“万荷堂”“百莲斋”,我也喜欢莲花,而且也喜欢画莲花,于是便封自己为“千万莲花院主”或“千万莲花院长”。我还有一个斋号也是自封为“长”的,就是“观蚁亭长”。我的内心是很悠闲的,不喜欢那些喧嚣躁动,总是自娱自乐,追求一种宁静恬淡的生活。如何表现自己内心的“闲”呢?于是我封自己为“观蚁亭长”,就是看蚂蚁,看蚂蚁打架、搬东西。写闲不出现“闲”字,实在是悠闲。
  
因为我醉心于汉简、汉画像石,因此自号“醉汉”,大多用在汉简题汉画上。我还刻有“神游两汉”“醉我汉魂”“追汉魂”“书乡醉汉”“醉汉无心最有情”“梦中犹是汉衣冠”等印。其中有一边款可以明志:“酒醉心暗,书醉心明。汉画汉简,养我汉魂。”但有些友人却误以为我好酒。
  
“嘶云阁”是我的斋名,也是我官网的名字。我属马,钟爱汉简,巧合的是汉简出土的地点竟有四处含有“马”,即长沙马王堆、走马楼,敦煌马圈湾,天水放马滩。驿动之马充满生命活力,长嘶一生,天马行空。
  
还有一个我最常用的斋名是“雷聋山房”。其中有几层含义,一是我非常崇拜欣赏前辈大师吴昌硕、潘天寿。吴昌硕曾署“大聋”,潘天寿则经常署名“雷婆头峰寿者”,我从二者中各取一字。二是“雷聋”与上海话中的“烂弄”“乱弄”谐音,也表明为艺可以无所家法。三是我喜欢安安静静地搞自己的艺术,外面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炒作造假的世风我都不屑于听闻,就像即使打雷我也聋而听不见。

本文是关于斋号主题对吴颐人先生电话采访后的录音整理。吴先生自2016年患病后,一直处于恢复期。老人说:“现在不能执刀了,印无法刻,小字也写不了,只是偶尔写一点大字。”在他得知本文将于腊月二十九日见报后,坚持要为读者朋友书写一副迎贺新春的楹联:“除旧鸡鸣唱出光明盛世,迎新犬吠频传改革佳音”,为大家送上新年的祝福!——编者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